木花花

董子健到底多少男粉。

想亲下痣

我真的不擅长安慰人  不知道哪一句会摁在伤口上 不知道怎么面对血淋淋的伤口 一双手悬在半空无措地停留会 只能无力地拍拍肩
「都过去了」「没事的」这话没资格说 疤好了痛的感觉还是会记得牢固
我无能为力 只能一如既往沉默地做个听众 递上纸巾 看着她们自己把自己的伤收拾好
我握不住什么 拦不下什么 改变不了什么 只能小小小小地同担会儿痛  接着点偷跑出来的那个小孩
对不起

舔舔上排可爱的牙齿 总觉得它们会联合对我侧边的肉做什么

没吃饱让人低落
陷入情绪一晚上了 我也想有人抱抱拍拍摸头

掰手指数了下
若是以后哪天火起来 涌进一波人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啥都不用操心

不舒服 难受QAQ

速冻饺子不好吃 想念农讲所

好矛盾的啊 我好喜欢这个上街买煎饼果子要两个蛋逛街抓娃娃坐地铁都不会被打扰的他 可他说如果他要是想演的都演 他一年拍20部戏 看到这我心一揪。
这两年没有刺到他的戏
这段时间和朋友说过几次在电影院看到的他都无功无过 失望是有的
还因为大雨错过了到乐
「我以前觉得唉这些都不好,但现在我觉得没什么不好,需要这个东西才能去演更多你更喜欢的,对吧?」
「但我慢慢意识到,人其实在这一路上要做非常多不喜欢的事情,或者说不是你最爱的事情,你没有办法。如果你通过这些东西做到你最爱的,那就无憾。」
他也在痛苦 在焦虑 他在消耗着 他不想让自己轻松
我等着 我等着他找到那根刺
期待导戏 也期盼在这之前能再演多会